首页  »  

情色笑话

  »  我的真实借种经历


雯和妻子是大学同学,在大学时就是形影不离的好友。工作结婚后依然形影不离,一起逛街、购物、美容、洗澡什么的,反正一有时间两人就粘在一起,我曾经嘲笑妻子有女同倾向。雯比妻早一年结婚,我和妻婚后为了享受二人世界,按计划三年才要小宝宝,因为我不愿意戴套,就采取安全期避孕和体外射精,但妻先后两次怀孕做了流产,这让雯非常羡慕。因为他们结婚四年都都没怀上,夫妻两个都做了检查,也没查出什么原因。雯的婆婆总给她压力。所以雯经常和妻诉苦。 

妻后来跟我说,雯其实那时候就有意想找我试一试了,但现实中不是A片黄书,什么话都能说出口。所以雯经常半开玩笑的试探妻。雯经常跟妻说:还是你老公厉害,想要就有一下就中。我怎么不行呢?不知道是我老公的种不行还是我这地不行之类的话。后来给妻说烦了妻就开玩笑的说:“要不让我老公试试你的地?他的种可没问题。”妻说雯马上就说“行,只要你同意。我只看我能不能怀上,要是怀上马上做掉”。妻说当时看雯那眼神就感觉雯说的是心里话。后来雯总半真半假的跟妻说什么时候借老公的种试试的话。后来妻决定让雯借种是一次雯夫妻吵架,雯的老公说了些伤人的话,而且雯的婆婆也说了些伤人的话。雯在妻面前哭了一晚上。 

妻就对雯说:“要不让我老公跟你试试,看看到底是你的问题还是你老公的问题。”雯说你老公能同意的话我就想试试。妻看到雯不那么伤心的哭了就半开玩笑的说:“男人有哪个不想偷腥的,还不是因为有老婆管着。我这当老婆的都同意了,你又这么漂亮他还能不同意?估计不知道怎么高兴呢?男人都那德行。”妻后来跟我学这些话的时候还坏坏的看着我。 

因为雯和妻子的关系,对于雯我是非常熟悉了,也算是个美女了。妻送走雯之后先是跟我来个苦肉计,流着泪说雯怀不上宝宝被老公婆婆欺负多么可怜什么的,然后用企求的语气对我说:“咱们帮帮雯好吗?”我说:“怎么帮啊”妻说:“你那么厉害看看能不能让雯怀孕”。我很惊讶妻能说出这样的话,因为虽然都是80后,但妻还是很保守的。想想雯漂亮的模样,尽管心里乐开了花,但表面还是要做出正人君子的样子说:“NO,怎么可以做对不起老婆的事情呢。”妻说:“我和雯就像姐妹一样,看她这样我也难受,就帮她这回。你就把她当做我。再说你以前也不是没和别的女人做过,现在装什么君子啊。(我把婚前的性经历跟妻子坦白过)”既然老婆都这么说了那咱就勉为其难了。剩下的就是妻和雯的事了,我就等着享受了。晚上总幻想雯光滑的身子和坚挺的乳房了。有时和妻做爱也幻想和雯做。可是等了好多天妻再也不提这事了,弄的我好郁闷。大约过了两个星期,晚上我想和妻爱爱,妻就是不同意,无论我怎么挑逗都不让,后来让我挑逗的实在没办法说“老公你先忍两天,雯过两天就到排卵期了。你多储存些让雯怀上的几率大些”。听到这些我高兴的不得了。原来是等雯的排卵期啊。还有两天就可以品尝雯的身体了,结婚后再没碰过妻以外的女人,真的很期待。 

两天后的晚上,雯果然来我家,以前很自然的雯突然有些拘束了,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氛围有些尴尬。到是妻还是很自然,把雯带到卧室说了些什么,然后雯出来。妻在卧室叫我,我进去后妻说关上门。然后开始脱衣服,我有些反应不过来。妻看这我说:“楞着干什么啊,快上床。”我脱光后上床,妻开始吻我(以前妻很少主动)我抚摩着妻的身体,在妻的亲吻和抚摩下,下体起了反应。妻感觉到后马上用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下体,我顺势插入,开始抽插做活塞运动。我一边来回抽动一边问妻:“不是雯要借种吗?怎么雯来了你到和我做上了?”妻打了我一下头说:“你想的到美,想两人单独翻云覆雨啊,咱们先做,等你快要射的时候把雯叫进来,你插进去就射。”我晕。听完这话后我脑袋都大了。以前幻想的好场景都白费了。不过还是可以插入到雯的身体也算可以。想到这些就有些兴奋,开始大力抽插。可是大约抽送五六分钟后,我正舒服享受抽插的乐趣呢,妻问:“怎么样?想射了吗?”我说:“没有,还能做一会”。过两分钟妻又问:“要射吗?”我说:“没有”。过一会妻又问:“要射吗?要射提前说”。我狂晕。我说你再老这么问我估计做一晚上也射不了。要射的时候我提前会说。妻听这话后老实了开始迎合我,大约又过了几分钟我感觉有想射的感觉,对妻说想射了,妻听到后马上叫“雯,快进来”。雯听到后进到卧室,我回头一看,又狂晕。我期待的乳房上戴着胸罩。下身穿着小内裤。进来后躺到床上有些害羞的看了我和妻子一眼后开始脱内裤,我和妻子还保持着插入的体位,妻看到雯将内裤脱掉后,轻轻推了我一下,看着我用头向雯那边点了一下,意思让我过去,我将阴茎从妻子身体里拔出来,挪到旁边的雯前面,心里还是有些激动。雯一直闭着眼睛,我把雯的两腿分开的时候,雯很顺从配合,我看到雯的阴毛和妻一样,不是很多。阴唇的颜色比妻要红些。因为妻在旁边,也没敢仔细多看,扶起阴茎对准雯的阴道轻轻插入,阴茎上有我和妻做爱留下的液体,而且我发现雯的阴道也已经分泌出不少爱液,估计是刚才在外面听到我和妻作爱也起了反映,所以很顺利的就插入了,在妻子面前和别的女人做,让我很兴奋,既然已经插入到雯的身体里了,为什么不好好享受呢。我扶起雯的双腿开始用力将阴茎插到底,感受一下雯的深浅,再拔到阴道口用力插入。雯有了反应。尽管闭着眼睛咬牙不出声(人家老婆就在旁边呵呵),但阴道口开始流出越来越多白色爱液,大约抽送几十下后开始发出动听的“扑哧扑哧声”。我听到后坏坏的看看旁边的妻子,妻白了我一眼。因为是有目的的借种,所以说不能换性交姿势,也不能抚摩雯的身体,雯还戴着胸罩,而且雯还不能做出淫荡的表情和动作配合,像个木头人似的躺在那。不过看着雯漂亮的面孔白皙的皮肤我也很满足,我连续抽插了很久,大约有十分钟的样子才有想射精的感觉,我故意减慢了节奏,装做有些累不让妻看出来,多在雯身体里抽插一会。毕竟机会难得,还不知道有没有下次呢,妻子还想让我插入雯后马上就射,让她的如意算盘见鬼去吧。又插了几分钟后看到妻脸色有些不对了,感觉我抽插的也差不多了。就把阴茎插到雯的阴道最深处,把几天积攒的精液全部射到雯的阴道里。等我射完后将阴茎拔出来后,妻马上把雯的双腿扶住压到胸前,让整个阴部翘起来不让精液流出,见我聚精会神的看着雯的阴部,妻用手掐了我一下后说:“你出去。”我又狂晕。还有这样过河拆桥的,用完人就给赶出去,真把我当种马了。那天晚上雯就和妻睡在一起,估计是怕起来后精液流出来。第二天一早雯就起床走了,临走的时候脸红红的对我说:“谢谢姐夫”。说完都不敢看下我的眼睛就走。 

雯走后妻揪着我的耳朵兴师问罪,怪我为什么和雯做那么长时间才射,我虽然心虚,但还是装做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说出了几个理由,第一我马上要射的时候你叫停,然后喊雯进来,雯进来后又开始脱内裤,这段时间我兴奋点早没了,还能硬着就不错了。第二雯像个木头人似的躺在那,一个姿势做也不换,当然不容易射了。第三老婆你在旁边觉的心虚分神,所以不那敏感。妻子听后说你还想让雯大声叫床换着姿势让你插啊,竟想美事。但估计感觉我说的也有道理,所以也没深追究。只有我在以后的几天里慢慢回味雯的身体和插入时的感觉。 

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,过了段时间后妻说雯来电话说她正常来月经了,看来是没怀孕。在电话中哭的很伤心,说付出了这么多结果什么也没有,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很难过,估计是自己的问题。而且也感觉亏欠我们夫妻太多。我心想亏欠我妻子是真的,我可感觉占了大便宜。妻子对雯说想开点,那能一次就怀孕啊,要是这么高的成功率不神了。然后妻子看着我说咱们再帮帮雯吧,反正都做了一次了也不差两次了,要是再怀不上就真可能是雯的问题了,咱们也算尽力了,好人做到底吧。我心理当时乐开了花,但和第一次一样还是要装做无可奈何的样子。 

半个月后,雯的排卵期到了。雯晚上如期来到了我家,看来雯还是很在意自己到底能不能生育。妻还是不能释怀,依然坚持我和妻先做,我和妻先开始做爱,当我和妻做了几分钟后,卧室门开了,雯没用妻叫自己走了进来,我看了妻一眼马上明白是妻和雯说好的,雯依然戴着胸罩,仿佛脱掉胸罩性质就变了似的,进来后在我和妻的旁边脱掉内裤,我正愣神的时候妻子在下面顶了我一下,我回过神来继续和妻子抽插做爱。几分钟后妻子用询问的眼神看我,我知道妻子的意思问我是不是要射了,我心想妻子太天真了,是个男人都不会傻到要射才去插雯的。我点下头表示是要射了,妻小声叫了声“雯”。雯听到后马上起来,转身跪在床上翘起屁股爬在床上,我脑袋嗡的一下,这是我最喜欢的做爱姿势,当然也是受精的理想姿势,显然也是雯和妻子事先商量好的。我兴奋的将阴茎对准雯翘起的屁股,腰部用力一顶,整根阴茎顿时进入到雯的阴道内,因为背入式不像第一次看雯木头人似的表情,而且雯的身体还随着我的抽动前后运动,加上每次插入都能碰撞到雯那白皙丰满又有弹性的屁股。手还可以扶着雯的小细腰,真是非常享受,比第一次爽多了,我也顾不得旁边的妻子愿不愿意。开始享受的大力抽插,大约插了几百下最后把阴茎插在雯的阴道最深处射了精,我射精的时候甚至感觉到雯的阴道一收一缩非常舒服。我把阴茎拔出来后雯并没有动,依然撅着屁股爬在床上,只是把身子放的更低屁股更向上翘,还是想让精液向子宫流的更容易吧。妻子看到我将阴茎拔出后,还是一副过河拆桥模样让我出去,我起身出去的时候赫然看到雯的嘴里咬着枕巾。看来雯来了高潮,怪不得我感觉到雯阴道的蠕动。 

第二天雯依然跟我说:“谢谢姐夫”后走了,只是没有第一次那么害羞了,显然雯知道她要感谢的不只是妻,还有我。 

这回我的胳臂真的紫了,被妻子掐的,妻子看出我昨晚是故意几次要射前放慢了抽插的速度,延长了和雯做爱的时间。我看到这回不能瞒过妻,就无理抢三分,说我又不是种马,你说让我帮雯,你得到了友谊,我像个种马似的能得到什么,还不让我做的舒服一点。费力不讨好以后爱找谁着谁去。我心想反正上次妻就说再帮一回,估计以后也没机会了,不能让妻抓住把柄。妻看我理直气壮,加上是她提出的,就让步赶紧给我揉胳膊问我疼不。我脸上装做生气,心里美。过了两天,晚上雯又来了,我惊讶的看着妻,妻显然又是事先知道,只是没对我说,这回妻并没有事先跟我做,而是对我和雯说:“你们做吧,我洗个澡”。然后进了卫生间,没了妻子在旁边,我突然反而没了前两次的兴奋,进卧室后雯依然没脱胸罩,估计感觉脱掉后我会一边插送一边抚摩她的乳房,这样会对不起妻吧。雯脱掉内裤后分开腿等待我的插入,虽然没有前奏,但看到妻子以外的女人在面前分开腿露出阴部,我的阴茎还是马上兴奋勃起了,但我对准雯的阴道想要插入时,因为没有前奏,雯的阴道口很干涩,无法插入,又不能做抚摩亲吻的前奏,我只好在龟头处涂抹了些唾液,这样才顺利的插入。大约抽插十几下后,雯的阴道开始润滑起来,我加大了抽送的力度和速度,大约抽插了几分钟后雯第一次说话,说:“我得爬着”我马上明白雯还是想用背入的姿势让我射精,我正求之不得,换成背入的姿势后我又开始大力抽插,本想妻子不在旁边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和雯作爱的感觉,可人就是贱,心里却总惦记外面等待的妻子,反而没了心情,插了几十下后就射了。我抽出阴茎后赶紧穿上内裤走出卧室,看到卧室没人,卫生间灯亮着,我进去看到妻穿着衣服做在马桶上,见我进来有些惊讶,问:“完事了”我说是,妻白了我一眼笑了,然后说:“也不像你作风啊”。说完出去找雯了。第二天雯要走的时候,妻拉着雯的手说:“雯,如果再怀不上,就找再多找些医院检查下吧,也别太强求了。有是越想得到的东西越得不到”。雯眼睛红了,和妻拥抱一下后,依然对我说声:“谢谢姐夫”后走了。这也是妻的暗示,就是说再怀不上也不能再借老公了。 

半个月后,雯应该来月经了,妻惦记想问问雯,但一想又怕刺激雯,就没打电话。不久后我和妻正吃晚饭,有人敲门,妻开门一看是雯,雯见到妻子后一把抱住妻子,大声激动的说:“静,我怀孕了,我能怀孕,我没问题”。然后开始在妻怀里哭,妻也很高兴激动的问情况。雯从包里拿出医院的诊断书,拿诊断书的时候我发现雯的手激动的在抖。雯激动的说:“我发现月经没来,等了一周后还没来,我就感觉可能是怀孕了,但我不敢相信,去药店买早孕试纸,一测是中队长两道杠,我还是不感相信,到医院去检查,医生说我确实怀孕了,谢谢你静姐,谢谢姐夫”。说完雯过来也给我一个拥抱。我看妻子也激动的流着泪。毕竟她们是最好的姐妹。 

事情就这样结束了,后来妻陪雯做了流产,流产的时候雯哭的很伤心,对妻说如果这个孩子是她老公的该有多好。这件事都是在他老公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做的,因为雯和妻的关系,雯在我家过夜他老公是不会怀疑的,而且那三次妻子都给他老公打了电话说想留雯陪她说话。这件事并没有对我和妻子的感情产生什么影响,只是有时候和妻子做爱的时候妻子会拿出来和我调侃一下,什么我和雯谁好啊,和雯做舒服吗等,都是床第间挑情的话语。我和雯见面互相还是有些不自然,毕竟发生过那么亲密的身体接触。所以我们都刻意不单独见面。 

雯后来真的怀孕了,不知道是心理放松的作用还是他们夫妻真的找到良医,雯怀孕后请我们夫妇吃饭,只有我们夫妻和雯知道这顿饭的含意。看到雯老公那幸福的样子,我却感觉到了点愧疚,不敢看雯老公的眼睛。雯的老公是个很实在的好人。 

这就是我的借种经历,是个真实的经历,不像某些文章有很多淫荡的描写,因为事情本身就不是很淫荡的。现实社会中是不会发生或很少发生A片或A书里那些淫荡乱伦的故事,文章写的不好,但贵在真实。谢谢大家分享阅读 


       【完】